与A签合同,学费却转入B公司

2019-06-19   |   


晨报记者 陈佩珊 通讯员 思法

去年 10 月、11 月,厦门 " 白金汉 " 培训机构各校区相继出现关停的情况(详见本报 2018 年 11 月 21 日 A8、11 月 27 日 A5),老板潘某下落不明,留下一堆交了大笔学费却无处要说法的家长。事发之后,学员、家长们组建了维权群,走上了诉讼之路。

昨日上午,思明法院集中开庭审理了 85 起 " 白金汉 " 教育合同纠纷案件。多位学员、家长旁听了庭审,而作为被告的 " 白金汉 " 一方依旧未现身。

庭审还未开始

多名学员家长早早等候

根据思明法院通知,庭审预计于昨日 8 点 30 分在第二十八法庭开庭。记者注意到,8 点不到,现场就聚集了多名学员、家长。为了旁听此次庭审,学员家长张女士特地向单位请了公休。

张女士向记者介绍,事发前,孩子已经在 " 白金汉 " 上了一年左右的课程。第一期课程接近尾声时,孩子回家告诉她机构要换老师了。因为孩子上了课后,口语有明显提升,张女士对换老师一事有点抵触,但并未多想。去年 9 月底,在第一期课程即将结束时,张女士劝说孩子报名第二期学习。" 当时顾问老师为了说服孩子继续上课,承诺送孩子一台 Kindle。" 孩子最终同意,张女士也为此支付了第二期课程费用 19800 元。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第一期课程还未结束,第二期课程还没开始,厦门 " 白金汉 " 各校区就相继停课," 白金汉 " 老板潘某失联,至今都未现身。

之后,学员、家长们继续与 " 白金汉 " 老师联系发现,部分老师也被拖欠薪资。在个别老师的引导下,家长们加入了 " 白金汉 " 维权群。家长们向记者出示了手机微信群记录,部分家长微信 " 白金汉 " 维权群就有多个。

去年 11 月 18 日前后,厦门 " 白金汉 " 校区相继关停。如今,学员、家长回忆,其实事件早有征兆,如熟悉的顾问老师、授课老师陆续辞职等。让他们更愤怒的是,在已经出现问题的情况下," 白金汉 " 还在去年 " 双 11" 期间推出优惠活动。" 这是有预谋的卷款!" 多位家长认为。

记者现场了解到,因课程学费动辄上万元,部分学员报名选择了刷信用卡等分期付款方式。" 白金汉 " 关停,学费至今还在按时还款。

同样与白金汉签合同

公司主体竟然不尽一致

昨日集中开庭的 85 起 " 白金汉 " 案件由福建笃思律师事务所代理,被告涉及厦门市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、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、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及以上公司法定代表人、股东、实际控制人潘某。庭审中,无一被告出席。

笃思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钟强翼告诉记者,律所共代理了 145 名原告的 " 白金汉 " 教育合同纠纷案件,学员最高要求返还剩余课时费 5 万余元,总金额共计 200 余万元,平均每名学员剩余课时费 1 万多元。

庭审中,法官、律师对与学员、家长们订立合同的主体进行了核对,发现合同中,主体不尽一致,有的是厦门市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,有的是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,有的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,也有两家公司同时出现的,甚至还有的盖有厦门肯思青少儿英语的公章。

经查实,厦门肯思青少儿英语为未注册机构,该公章是所谓的 " 萝卜章 "。对此,多位学员、家长告诉记者,之前并未留意到该细节。不仅如此,代理律师告诉记者,这些案件中还存在与 A 签订合同,但学费却转入了 B 公司账户的情况。

注册资本均仅 10 万

却经营成百上千万业务

值得注意的是,经查实,厦门市思明区白金汉英语培训学校、厦门白金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、厦门肯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三家关联公司的注册资本均为 10 万元。律师提出,有限公司只在出资额范围对公司承担责任,这几家注册资本仅有 10 万元的公司却经营着上百万、上千万的业务,可以预见它们是无力返还学员们这些高额的课时费的。这也是原告方主张潘某对返还剩余课时费承担连带责任的原因。

庭审中,原告方已向法庭提交了 " 白金汉 " 公司账户与潘某账户之间的财物往来,拟证明公司与潘某之间财务混同,潘某应承担连带责任。这份财务往来列表显示,2016 年 8 月 26 日至去年 11 月 12 日,公司账户共向潘某账户转账 136 万元,潘某账户向公司账户转账 35 万余元。

目前,该系列案件仍在审理中。